跟夏老師對談第六話 – 為主修直道路的視覺藝術敬拜

Categories: 夏老師專訪

2011年最新與夏昊霝老師的對談訪問~

夏昊霝牧師: 有情天音樂世界敬拜事工副主任, 敬沙法敬拜團團長, 敬拜主領 (Mark)
畢業於美國「富勒神學院」(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)及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研究所碩士班,曾任中央研究院資訊所助理、私立中原大學通識課程兼任講師。現為牧師,居於紐約。(詳細資料)

請教/訪問/整理: Media4christ負責人 李浩賢弟兄 (Media4christ)

上一話:跟夏老師對談第五話 – 視覺藝術敬拜作新皮袋

Media4Christ: 夏老師, 最近網上看到一篇有關視覺敬拜的文章 (下面) 令我有不少的反思 不知你有何看法?
http://revivalpraise.xanga.com/703889499/visual-worship/

“這陣子,Call2All 來了香港,好不熱鬧。弄了一個星期,聽說與會的有三千人。反應不錯。這個國際盛會我倒沒有參加。累了!對於沒有明顯主題的聚會,只能選擇性參與。對那些舉辦的,我是打從心底裡佩服。怎樣說哪,那是一份執著,一份堅持,一份信念。

沒有太多的時間去分辨,隨便找了個借口把邀請推掉。雖然這樣,我還是留意大會中的一些舉動。其中一個,是美國『視覺敬拜』Visual Worship 界的高手 Stephen Proctor 分享Media in the 21st Century.。Visual Worship 其實並不是甚麼新的東西。

要知道更多視覺敬拜在中國的話,可以到 http://worshipvj.com/visual-worship-in-china/

視覺敬拜是在敬拜音樂進行的同時,透過投放短片去營造跟主題有關的人物、風景、圖案,讓敬拜的主題更好發揮,參與敬拜的更加投入,從而達到敬拜的目的。

利用視覺敬拜的樂隊越來越多。Chris Tomlin, Hillsong, 有興趣可以到下面的link 看看樂隊背後及旁邊的視覺藝術。




我對這種視覺敬拜比較保留。神學家Marva Dawn 認為在敬拜的過程裡面,需要保留讓人冷靜思考,與神對話,等侯的空間。如果在視覺及音樂的沖擊下,思考的空間相對地減少,甚至做成某程度上的思想控制。這就會變成了反效果,敬拜成了娛樂.

在現代詩歌敬拜中,歌詞與音樂之間存在某種互動關係。這在某層面上也可以理解為一種相互制衡的作用。音樂本身的發揮不能超越歌詞的範圍。以至到音樂本身被歌詞約束,不能無限制地隨意營造刻畫和描寫歌詞以外的題材。

用屬靈的角度看,則可以理解為在現代音樂敬拜的進程中,樂手在不經意之間通過音樂去描述真理。那麼,如果沒有歌詞的約束和規範,很容易會因為樂手本身演繹上的瑕疵,做成真理上混淆。

同樣,在視覺敬拜中對於短片、圖像或佈局的運用上也等於在利用視覺藝術去表達真理。如果表達出現問題,或者過界或未能完全符合聖經的真理時,那就會出現偏差而無法分辨屬靈或屬世。這也就是視覺敬拜的風險.

如果我們承認萬物都是神所創造的,那麼,祂創造藝術的目的又是甚麼呢?神學家認為,與其為宗教藝術下定義,倒不如對創造恩賜在生活中的運用的作出肯定。而在創造恩賜運用上,的確某些人是較有天份。基督教在宗教藝術上經歷上千年的反複的論證後,確定了藝術在基督教世界觀的範圍內的適用地位。尤其是當藝術的運用能夠與聖經產生共鳴的話更佳。由此看來,藝術可以在正確運用的原則下視為恰當。

是的,我們必須心意更新,察驗那何為神的善良,純全可喜悅的旨意。在視覺藝術充斥生活的每個環節,媒體藝術泛濫之前,應該首先教育藝術工作者,從他們的屬靈品格入手。好讓他們作品能夠表達我合乎神的心意,與真理互動,最終能祝福所接觸的群體。

這樣的話,就可以避免如神學家巴特和加爾文的顧慮,擔心藝術與敬拜的主體分離,沒法準確地表達基督的神性或人性。如果善用切合的媒體和視覺藝術去豐富敬拜的感染力,按著聖靈的感動去運用視覺和媒體來創造每一場敬拜聚會。我想,這將會是教會在崇拜領域上的一個大突破。

我也盼望Revival Praise 的成員能夠在這個領域上好好的裝備自己。”

Mark: 雖然並非所有用詞都無所爭議,但基本的理路是對的,基本的提醒也是對的。

視覺敬拜跟音樂敬拜一樣,只是敬拜的輔助,而不是敬拜的主體。簡單的說,問題的根本是,我們在敬拜敬拜本身?還是在敬拜神?

這是施洗約翰與撒但的差別。施洗約翰在當時(至少一開始)可是比耶穌有名的,但是施洗約翰把所有集中到自己身上的焦點,轉移到耶穌身上,這樣,施洗約翰的「有名」,就成就了神的榮耀。撒但是天使長,他要所有焦點集中到自己的身上,轉移原本應該屬於神的榮耀,因此,撒但成了那竊奪神榮耀的墮落天使。

敬拜聚會中的所有媒介(包過帶領敬拜的人)也是一樣的,尤其那些越能「吸引人注意」的媒介。如果媒介把人吸付歸像自己,那難免終將走入把會中帶入撒但的陷阱與謊言裡。但如果媒介把人帶到神面前,最後自己退出,那媒介的「吸引人的力量」,就能使神得榮耀,使人得益處。

還記得我曾跟你舉過一個例,通常我會在會重深入敬拜的時候,把視覺的元素調淡,進入比較沒有引導性,缺乏主題的視覺元素,而在一開始敬拜,會眾比較不容易focus的時候,可能多用一點視覺元素,以幫助人「進入」敬拜嗎?其實原理是一樣的,為什麼一開始要有多一點的視覺元素?因為要幫助大家開始專注。可是大家一旦專注,視覺元素要開始減低,讓神來掌權,而不是「視覺」來掌權。

一定要記得一件事情,視覺藝術的敬拜,包含了漂亮了動畫,也包含了「徹底漆黑、伸手不見五指」的場景。這些都是「視覺」。視覺藝術敬拜容易陷入追求「漂亮」「更漂亮」「還要更漂亮」的陷阱,卻容易忘記「不漂亮」「不複雜」「沒有元素」「漆黑一片」,也都是視覺感受的一部分。懂得妥善運用,讓視覺藝術成為「為主修直道路」的媒體(為主修直道路,不就是媒體存在的意義嗎?),而不是「竊奪神榮耀」的人造美景,這才是真正的視覺藝術的「敬拜」。否則視覺藝術將淪為技術展示、功能追求、個人美感的實踐……那這樣,跟教會只是換詩本、換設備、換技術一樣了,對敬拜幫助不大(還記得我以前舉的相關例子嗎?)

請永遠記住,我們只是神的僕人,不要成了竊奪神榮耀的人。這樣應該就能讓我們把尺拿準了。

…待續

下一話: 跟夏老師對談第七話 – 面對視覺藝術敬拜的讚美和批評

Author: Anthony Lee